隱喻是一種古老的溝通工具。古時候的臣子用隱喻故事對皇帝鑒言,聖經上,佛經上,也處處是隱喻的說法。所以,隱喻可以說是人類古老的智慧之一。而在心理治療上,把隱喻故事使用的最出神入化,自成一家的人,就屬Milton H. Erikson(艾瑞克森)了。艾瑞克森(1902-1980),是一代催眠治療大師。他發明的催眠方法,打破了傳統的催眠形式。用他特有的緩慢的語調,輕描淡寫的說一段故事,很神奇的就把人帶入催眠狀況,而在催眠似的故事裡,又把要對案主說的話,用隱喻的形式藏在故事裡。很多案主,就在這樣歷程里,行為有了新的轉變,人生有了轉機。艾瑞克森視人類的潛意識為一有力的資源,能幫助我們活得更健康,充實而完整。所以,在說故事的時候,常常是同時說給案主的意識和潛意識接收。意識聆聽到故事的表面內容,而潛意識聆聽到故事的深層結構。而故事的結構卻正是隱含解答,且符合案主心裡結構的另一個故事。案主的潛意識接收到這個故事,就等於有了強而有力的改變力量。但是艾瑞克森的治療方法的確很難被學習!加上艾瑞克森晚年才受重視,而將晚年的精力全部投注在教學上,所以,現在所謂的艾瑞克森取向,其實都是二手貨。

艾瑞克森催眠的核心是「隱喻性溝通」,即來訪者聽到一個與自己的問題無關(比如不同的場景和人物)但結構上卻相似的問題時,他們開始接近並探索自己的問題。具有以自我參考的方式去理解和表徵交流的強烈傾向。在這里最重要的是催眠促進了象徵性加工(即隱喻加工)的工程。在大多數臨床中周期性發生的癥狀問題可被看做是雙重束縛補充物的象徵性濃縮,即癥狀是由否定操作者所限制的補充物的濃縮。表面上對立的動機或指令是共生的。換句話說,它們是整合沖突的無意識努力,即是為了整合互補性所作的隱喻性(可理解為無意識的)的努力,這與問題兒童的癥狀往往反映了其父母的沖突的表現非常象。隱喻性溝通(可理解為象徵性加工)最能體現治療性雙重束縛的精準內涵,非常適合來訪者。

案例

我們看一則隱喻故事:

「在森林的深處,很深的地方。那是要走在一條幽靜的小徑,穿越了層層綠色的森林,從陽光燦爛到陽光溫柔,從熱熱的外頭到幽靜的裡面。如果你走在這樣的小徑,你會聽到風吹的聲音,鳥叫的聲音,甚至是淙淙的流水聲。就在這森林的深處,住著一個老鞋匠,老鞋匠住在這里有一陣子了。年輕的時候,鞋匠是住在森林外頭的,做長途旅行的人會來像他訂做鞋子,而這么多年來。老鞋匠越來越知道他要的是什麼?隨著時間的過去,老鞋匠也越往森林的深處居住了。

「要做出一雙適合一個人的好鞋子,不是一件簡單的事。」這是老鞋匠掛在嘴邊的口頭禪。老

鞋匠總喜歡對著小徒弟說:「要知道怎麼樣的鞋最適合一個人是要等待的,等待靈光乍現的那一剎那,才會知道選用哪一種皮。等到皮革選好了,還沒有,要挑個黃道吉日,要等待適當的陽光把皮革曬得剛剛好。還要量很多次腳樣,中午很熱的時候,走路走到腳微微脹大的時候,還有晚上冰涼的露水讓腳收縮的時候。把這么多的腳的樣子通通一起考慮了,才知道怎麼樣式最適合這個人的好鞋了。你要知道,一雙好鞋是要陪著這個人爬越千山萬水,走過他人生的每一步路的。」

小徒弟聽的獃獃的,也不太懂。小徒弟心急的是:「可是,師父。有人沒鞋穿啊!他急著要有雙鞋好走下一段路。但師父你說靈感還沒到,他只好光著腳走了。前面的路有碎石頭,他的腳痛又沒鞋穿可怎麼辦?」

小徒弟的著急感化不了老師父的安定。老師父依然堅持他的原則,這可是他半輩子偕將領悟出來的道理。

小徒弟說服不了老師父。就決定到森林的外頭,看看人家是怎樣有一雙好鞋的。

徒弟遇到的第一個旅人,有一雙很棒的鞋。「這雙鞋啊!陪我從山的那一頭走過來,中間經過滾燙的柏油路,涉過冰冷的溪水,還有很滑的泥濘地;但是,這雙鞋都陪我走過了。現在,我們一起到這風光明媚的森林裡遊覽一下。」

「那你的鞋怎麼做出來的呢?」小徒弟急著問他。

「做出來?沒有啊!我的鞋子是在鞋店裡買的。看一眼就知道這鞋屬於我,我也屬於這雙鞋。」說完,旅人就進入森林裡去了。

「買鞋?」小徒弟搔搔腦袋,他怎麼樣也想不到買來的鞋可以這么好。

隔幾天,小徒弟又遇到另一個旅人。他背了好大的行囊,向小徒弟討水喝。「這位大哥,你的鞋看起來很不一樣,好穿嗎?」

「當然好穿,這雙鞋啊!全世界大概找不到第二雙了。它可是陪了我走大輩子的路。為什麼全世界只有這一雙你知道嗎?因為最初的時候,它只是一張軟皮。那時候我沒鞋穿,臨時就拿了一張皮,包在腳上用皮繩子綁了起來就上路了。後來,穿不舒服的時候,我就自己剪裁,拿起針線來自己縫。穿一陣子後,又覺得不太合適,我又加了襯底,又做了鞋帶。唉呀!故事很長說不完。總之,一路上,我有什麼新的需要我就自己來嘛!看到別人有好的樣子,我也就添加進去。所以你看,這鞋雖穿了半輩子,卻還是跟新的一樣。」

小徒弟這回總算大開眼界,原來,好鞋也可以這樣來的。

就在小徒弟打算到森林裡跟師父辯論的時候。又來了一群人,他們在談論一件奇怪的事情。原來,他們在山的那一頭遇到了不用穿鞋子的人。那些人光著腳丫子在各種地面上健步如飛,爬山、下海、耕種、跳舞。

「不用穿鞋子啊!那怎麼可能呢?腳不會磨破,不會燙腳嗎?」小徒弟的好奇心全打開了。「他們說,這也不是天生就能這樣,是要磨練的。重點是要相信,不穿鞋也能過日子。久而久之,經過各種磨練,苦是苦了些,但也就會練就一雙好腳皮,腳本身就是最好的鞋了。」這真的是匪夷所思,不穿鞋也能這么好啊!

於是小徒弟又來到森林的深處,準備跟老師父說故事。小徒弟口沫橫飛的說了他遇到的三種人,好鞋不全是像師父您這樣堅持才能有的。師父聽了小徒弟的故事,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眼睛轉了轉,陷入了沉思。

聽故事的第一人,35歲,心中正困擾著,媽媽老是提相親的事情,真不知如何與母親溝通。主角心目中找對象的方式是自然而然相識、相戀而結連理,對於安排好的相親本身有抗拒。聽完這故事之後,主角領悟到,「原來也有鞋店啊!」對於尋找對象的方法有了突破性的接納。

聽故事的第二人,33歲。正在為「要趕緊找一個合適我的心理治療學派,就像一雙鞋一樣,專屬於我的。但現在好像連皮在哪裡都不知道」。這主角聽了故事以後,在心理上開始接納,剛開始即使不穿鞋,或暫時穿一雙不一定是永久的鞋也不錯。同樣的故事怎麼會對擁有不同困擾的二個不同主角產生療效呢?我們藉由分析故事脈絡,可以得到一些了解。

隱喻故事結構:

1.在森林的深處~甚至是淙淙的流水聲。

2.就在~住著一個老鞋匠~年輕的時候,~,而這么多年來。老鞋匠越來越知道他要的是什麼?隨著時間的過去,老鞋匠也越往森林的深處居住了。

3.「要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是要等待的,~

4.小徒弟心急~,小徒弟的著急感化不了老師父的安定。老師父依然堅持他的原則,~

5.小徒弟決定到森林的外頭,看看人家是怎樣有一雙好鞋的。

6.小徒弟遇到的第一個旅人,「買鞋?」

7.另一個旅人臨時就拿了一張皮,包在腳上??

8.又來了一群人不用穿鞋子啊??

9.聽父聽了小徒弟的故事,陷入了沈思。

與隱喻故事結構一一對應的治療脈絡:

1.用冥想的語氣與形式說話,讓聽故事的人靜下來。

2.靜思,重視內心最深處的聲音。

3.不是隨便就有的

4.急與不急的沖突(沖突可以是內在可以是外在)

5.參考一下別人的意見,開闊視野

6.可以用買的

7.可以由不適合調整到適合

8.甚至可以不用穿鞋??

9.沉思,擴充你的內在視野

在聽故事人的心目中,「鞋子」本身到底隱喻什麼,就看聽故事的人當時他的內在最關心的是什麼而定。聽故事人的內在心理狀況,決定了故事的脈絡如何配合他的內在世界而產生連結。也就是說,若聽故事人當時沒什麼內在狀況,聽完這故事也就沒什麼特別的領會,只是單純聽了個故事而已。若在說故事前,先引發聽故事人的內在狀況,在內在困境被引發的當下(不一定要立刻),說一個同態體的故事給當事人聽,潛意識就會篩選想要聽的,會根據故事的結構與形式,

在內在找到一同態體對應的狀態,透過故事,內在狀態也有了些重新架構與改變。我們再來深入看看這故事的脈絡。這故事裡包含了很多種「二元對立」的線索。屬於一種「內在沖突整合」或是「內在價值澄清」的故事。二元對立的元素如下:

固執,堅定,有一理想的老師父 VS 心急,開放學習,不確定的小徒弟

森林的深處 VS 森林的外頭

鞋一定要用訂做的 VS 可以用買的

鞋一定是做到合適了才穿上腳 VS 鞋可以邊穿邊修改

人一定要穿鞋 VS 也有人不穿鞋,只是要有一段適應的苦日子

這樣元素組合的故事,用來解決沖突:「內在沖突」或是「人際沖突」,在面臨「人生選擇」(即鞋子的隱喻)這件事上,有許多可能性都會是很好的。這故事也可以用來促進溝通,內在堅持與外在社會是可以溝通的;內心深處的堅持很重要,但聽聽別人的聲音也不錯。故事的迷人與動人,人人都體驗過。

而今天,我們要看穿故事,把眼光放在故事的後面到底,故事的後面藏些什麼呢?